爱的寻求选自《撒哈拉的故事》 三毛著 杂乱无章

爱的寻求选自《撒哈拉的故事》 三毛著

邻近我住的小屋附近,在七八个月前开了一家小小的杂货店,里面卖的东西 应有尽有,这么一来,对我们这些远离小镇的居民来说实在方便了很多,我也不 用再提着大包小包在烈日下走长路了。这个商店我一天大约要去四五次,有时一 面烧菜,一面飞奔去店里买糖买面粉,在时间上总是十万火急,偏偏有时许多邻 居买东西,再不然钱找不开,每去一趟总不能如我的意十秒钟就跑个来回,对我 这种急性子人很不合适。 买了一星期后,我对这个管店的年轻沙哈拉威人建议,不如来记帐吧,我每 天夜里记下白天所买的东西,到了满一千块币左右就付清。这个年轻人说他要问 他哥哥之后才能答复我,第二天他告诉我,他们欢迎我记帐,他们不会写字,所 以送了我一本大簿子,由我单方面记下所欠积的东西。 于是从那时候开始我就跟沙仑认识了。 沙仑平日总是一个人在店里,他的哥哥另外有事业,只有早晚来店内晃一下 。每一次我去店内结帐付钱时,沙仑总坚持不必再核对我做的帐,如果我跟他客 气起来,他马上面红耳赤呐呐不能成言,所以我后来也不坚持他核算帐了。 因为他信任我,我算帐时也特别仔细,不希望出了差错让沙仑受到责怪。这 个店并不是他的,但是他好似很负责,夜间关店了也不去镇上,总是一个人悄悄 的坐在地上看着黑暗的天空。他很木讷老实,开了快一个月的店,他好似没有交 上任何朋友。有一天下午,我又去他店里结帐,付清了钱,我预备离去,当时沙 仑手里拿着我的帐簿低头把玩着,那个神情不像是忘了还我,倒像有什么话要说 。 我等了他两秒钟,他还是那个样子不响,于是我将他手里的帐簿抽出来,对 他说:“好了,谢谢你,明天见!”就转身走出去。他突然抬起头来,对我唤着 :“葛罗太太——” 我停下来等他说话,他又不讲了,脸已经涨得一片通红。 “有什么事吗?”我很和气的问他,免得加深他的紧张。 “我想——我想请您写一封重要的信。”他说话时一直不敢抬眼望我。“可 以啊!写给谁?”我问他,他真是太怕羞了。 “给我的太太。”他低得声音都快听不见了。 “你结婚了?”我很意外,因为沙仑吃住都在这个小店里。无父无母,他哥 哥一家对待他也十分冷淡,从来不知道他有太太。他再点点头,紧张得好似对我 透露了一个天大的秘密。 “太太呢?在哪里?为什么不接来?”我知道他的心理,他自己不肯讲,又 渴望我问他。 他还是不回答,左右看了一下,确定没有人进店来,他突然从柜台下面抽出 一张彩色的照片来塞在我手里,又低下头去。这是一张已经四周都磨破角的照片 ,里面是一个阿拉伯女子穿着欧洲服装。五官很端正,眼睛很大,但是并不年轻 的脸上涂了很多化妆品,一片花红柳绿。衣服是上身一件坦胸无袖的大花衬衫, 下面是一条极短已经不再流行的苹果绿迷你裙,腰上系了一条铜链子的皮带,胖 腿下面踏了一双很高的黄色高跟鞋,鞋带子成交叉状扎到膝盖。黑发一部分梳成 鸟巢,另一部分披在肩后。全身挂满了廉价的首饰,还用了一个发光塑胶皮的黑 皮包。 光看这张照片,就令人眼花撩乱,招架不及,如果真人来了,加上香粉味一 定更是精彩。 看看沙仑,他正热切地等待着我对照片的反应,我不忍扫他的兴,但是对这 朵“阿拉伯人造花”实在找不出适当赞美的字眼,只有慢慢的将照片放回在柜台 上。 “很时髦,跟这儿的沙哈拉威女孩们太不相同了。”我只有这么说,不伤害 他,也不昧着自己良心。 沙仑听我这么说,很高兴,马上说:“他是很时髦,很美丽,这里没有女孩 比得上她。”...
阅读全文